<十日谈>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是什么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

薄伽丘笔下的主人公在争取感情的说说的说说和幸福的道路上,无不遭遇各种各样的障碍,诸如封建等级观念、金钱、权势和一些始料未及的灾祸,但感情的说说的说说终能战胜你这名 切,可能大概在道义上取得胜利。这否则感情的说说的说说的伟大所在。在一并代的作家中;没有 曾经比薄伽丘更彻底、更热烈地讴歌过人世间生活的幸福;他讴歌感情的说说的说说的高贵,讥讽建立在经济关系上的感情的说说的说说。

作者在一则故事中描写青年西蒙“头脑呆笨”,“像个白痴似的”,但在感情的说说的说说的感召下,竟脱胎换骨成了像模像样的人,“聪颖”,“才艺出众”。这则故事和一些故事中的一些曲折感人的例子表明,感情的说说的说说才能激发人身上的聪明才智,具有荡涤人的心灵的伟大力量,感情的说说的说说使

薄伽丘在一些故事里把抨击的锋芒指向天主教会和宗教神学,毫不留情地揭开教会神圣的面纱,把僧侣们奢侈逸乐、敲诈聚敛、买卖圣职、镇压异端等种种黑暗勾当,好多好多 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《十日谈》的头曾经故事里,薄伽丘就以犀利无比的笔锋,辛辣地嘲讽了教会的腐败堕落。曾经作恶多端,丧尽天良的公证人,临终忏悔时一通胡吹,死后竟被教会封为圣徒。曾经犹太教徒,在教廷驻地罗马暗中察访,耳闻目睹,了解到从教皇、主教直到教士,个个有的是 酒囊饭袋,寡廉鲜耻,贪恋女色,还买卖人口,罗马已成为“容纳一切罪恶的大洪炉”,“基督教充满罪恶、黑暗”。这两则故事为整个作品定下了基调。

人的品格和情操趋向高尚、完美。

关于全面发展的人的观念,在《十日谈》里也得到体现。在薄伽丘看来,人应当接受良好的教育,多才多艺,和谐发展,既健康、俊美,又聪明勇敢。这是文艺复兴时期对于人的理想。

《十日谈》还抨击了封建特权和男女不平等。薄伽丘确信,人的高贵从不取决于出身,否则决定于人的才智。即便是伺候国王的马夫,其仪表和聪明同国王相比,毫不逊色。不少故事叙述了在争取幸福的斗争中,出身微贱的人往往以其他人的健康智慧、毅力战胜封建主和贵族。薄伽丘揭示了曾经一条真理:“贫穷不想磨灭人的高贵品质”,穷人家往往老出圣贤,倒是“高贵叫人丧失了志气”,帝王家子弟只配放猪牧羊。他还摒斥中世纪僧侣主义污蔑四十岁的女人 代表罪孽的陈腐观念,赞美妇女是自然的美妙造物,主张妇女应该享有跟四十岁的女人 平等的地位。

但薄伽丘不止于对僧侣们的恶行劣迹加以嘲讽,否则着力抨击其他同学 的虚伪和奸诈。他在一些妙趣横生的故事里生动地揭示出,那此僧侣们责备教徒心中的淫念,无非是为了把其他同学 吓跑,好让这班身着黑袍的色中饿狼乘虚而入,专门勾引良家妇女。神甫们谴责高利贷者,说重利盘剥者死后将被打入地狱,永劫不复,只不过是为了要别人赶紧支出不义之财,好去填满其他同学 的钱袋。

薄伽丘否则止于对僧侣的其他人品质进行抨击。他的批判要深刻得多。他刨根究底,毫不留情,矛头直指教廷和宗教教义。他在一些故事中展示出,僧侣们道貌岸然,满口仁义道德,骨子里却男盗女娼,是十足的伪君子。其根源盖出于教会的教规,出于教规的虚伪性和反人性。薄伽丘对教会的批判,表达了当时的城市平民阶级对神权的不满。

描写男女之间的感情的说说的说说故事,在《十日谈》中占有重要地位。薄伽丘叙述了一些生动有趣的故事,说明中世纪鼓吹感情的说说的说说是罪孽,宣扬神爱和天国幸福的禁欲主义,是违反自然规律的,也是扼杀人的天性的。“在所有的自然力量中,感情的说说的说说的力量最不受约束和阻拦。”真正的感情的说说的说说非但有的是 罪过,反倒合乎情理,合乎人性,是崇高、可贵的。否则,神爱断然只能代替情爱,人有权享受感情的说说的说说和现世幸福。